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授权翻|火黑青黄]Yellow #13

现已逐步将修改的yellow发至黑篮/青黄/火黑吧,发帖人为 喬巴_穎
[火黑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707416457
[青黄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708794696
请因为yellow而过来的各位转战贴吧继续支持。非常感谢。[20131116]

番外 In a Different Life地址  http://rabbitlovelife.lofter.com/post/73716_cbf319

原文+翻译下载:http:/pan.baidu.com/s/1sjBIEgl

解压码:原作链接ID+拖延症的英文
7位数字15位小写英文中间无空格
原作ID在英文原文的地址中有
拖延症的英文为在百度中输入[拖延症 英文]的默认结果结果


请各位不要随意转载&提供下载,汉化组会感到非常困扰的。

喜欢的各位请前往贴吧支持汉化组的工作,感谢! 


Yellow

火黑/青黄

 

作者:neko-nya

原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42437/1/Yellow

 

在距离东京20分钟车程的一个公园池塘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火神侦探受命处理这起案件。受害者是一名曾经的奇迹的世代成员,但是他在十年前神秘失踪。通过一位受害者故友的协助,火神开始着手调查起这个虽然不大却以某种方式紧紧联系着的日本篮球界。火黑/青黄

 

翻译:stigmatized

 --------------------------------------------------------------------------------------

# 13

“‘别再来找青峰了。’看来纸条上就是这么说的。而这一切就发生在他失踪前一个月,这足以解释桃井之前所提到过的黄濑的怪异举止。或许黄濑受到了威胁。”火神坐在桌子前咬住筷子,面前摆着午餐,“还有,你真的确定那家伙是个律师?”

阿列克斯走到他桌子旁:“樱井良?他当然是律师啦。你没有在报纸上见过他?不过我承认对于他在现实生活中竟然如此……愧疚而惊讶。不过在工作中你就会发现他完全不同。他不是那种会对任何事情感到抱歉的人。而且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他跟你说了那些,我基本肯定他就不是罪犯。”

他点头同意:“我也这么认为。如果是他干的,相比于过来,他更有可能躲到一排律师身后去。”

上司的眼睛闪烁了一下:“躲在一排律师身后,嗯?你居然会用这种说法。你知道谁请来了律师防火墙吗?桐皇的前教练。鉴于你提到可能是桐皇的人参与其中,所以我也调查了他。而且考虑到罪犯会需要有车或者交通工具的人来搬运尸体,自然地我就想到了教练,不过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火神皱眉,思索着女子的话:“你认为是他干的?他这么做是为了确保黄濑不会超过青峰?或者只是想打击海常这个劲敌?设想一下,假如你是一名高校篮球教练,而你的一名学生很有可能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国家队队员,那会让你的履历出色不少。这也是个相当合理的动机,虽然对于一个高校球队来说的确有点太夸张了。不过还要考虑到在黄濑失踪后,正是他让青峰重新回到球场上。”

女子耸肩:“我也这么认为。我们还没排除这个可能。也有可能他只是充当驾驶员的角色。这样的话说明球队里的某人杀了黄濑,但是并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尸体,所以他们找到了教练寻求帮助。或许考虑到事件公布之后桐皇可能名誉受损,所以他前去帮忙了。也有可能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的队员卷进更大的麻烦里。那就是另一种可能性。”

“不过已经无济于事了,他的律师团已经让他对我们的问题闭口不谈。他也有可能是将消息散布出去的人。他清楚青峰和桃井过去同黄濑的关系以及他们不在的这几天。他们和我们在一起的事情一定让他有所警觉。看来灰崎可能是对的。青峰自己的球队……”

他不愿去想青峰会怎样面对这个结果。

阿列克斯轻轻点头,翻过一小叠文档,里面包括了过去桐皇篮球队队员的全部资料。她挑出两张放在资料最上方:“我们还是先调查一下能够接触到的人。我再想想要拿教练怎么办,不过最好还是能够找到其他共犯。这里的几个家伙嫌疑最大。当黄濑失踪时,他们正是球队的正式成员。我记得今吉翔一当时是队长。他现在并不在东京所以你大概要打电话联系他。”

他从她手中接过纸条,叹气:“好吧,我看看能不能晚些时候找到他。”

 --------------------------------------------------------------------------------------

火神和黑子在青峰公寓外的便利店里挑冰激凌,这时候他随口提到了案子的事:“这么老的案子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已经没有什么证据留下来。无论他们找到了什么,我们都需要好好研究。”

黑子理解地点头:“听上去非常困难呢,火神君。你还打算在这里盯着冰激凌多久?如果你无法下决定,这个牌子相当不错。”

“好的,我相信你。”他最后选定了一根五彩缤纷的棒冰,带着一袋子零食走到收银处。

按照黑子的要求,他们决定重现失踪当晚黄濑的行动路线。他们走出门外,矮个青年四下看去,表情依旧难以捉摸:“那么现在黄濑君大概还在同紫原君聊天。随后他看到灰崎君出现在某处,于是走过去说话……接着他到篮球场那里去了,对吗?”

火神点头,取出棒冰。他站在灰崎当晚可能站着的地方,盯着篮球场:“这里很近,不过也没有近到能够看清人。到了晚上灰崎一定没有办法认出任何人。所以说他并没有说谎。”

“不,我猜他也不会。”

“那个,黑子。”

“怎么了,火神君?”

侦探皱眉,继续咬着棒冰。虽然他并不希望粉碎对方的希望,不过他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电视剧集和现实中犯罪调查实际上是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们在这里是不可能找到什么新证据的。已经过了十年。我不知道你看了什么电视剧,不过那些东西完全不现实。我们很少从犯罪现场提取DNA。我不知道那东西能派上什么用场,不过我们在这里当然是什么也不会发现的。这也不是什么人写的侦探小说,所以也不要指望能在正确的时间出现正确的东西。”

黑子有些茫然地看着他:“多虑了,火神君。我当然不会指望出现写着犯人名字的纸条。现在我只是想知道黄濑君当时的情景……在一切发生之前。我记得他过去经常会在这里同青峰君练习。”

他有些口拙起来,言辞卡在喉咙里却说不出来,他无声地点头,跟着对方走到篮球场。他们走到铁丝网外坐下,看着里面打球的孩子们:“我们正在调查青峰的球队。你对他们还有什么印象吗?”

“不,印象不深。我们和他们打过几次比赛,仅此而已。诚凛和桐皇之间并没有经常联系。据我所知,樱井君是个非常怯懦的人,不过一旦到球场上他还是非常自信。还有今吉先生,他在I·H和冬季杯上都担任队长。他倒是足够热情,不过性格可谓恶劣。”

“性格恶劣?那可不是什么好的评价。”

矮个青年点头,眼睛却从未离开在球场中横飞的篮球:“当你同他说话之后你就能明白。他不是那种会让你感到舒服的人。我记得青峰君还称他为‘腹黑眼镜’之类的。性格你倒不必太担心,但是他非常善于控制和算计。”

火神颇有兴趣地记下了这点:“真的?今天早些时候我见了樱井,他提到黄濑从某人那里拿到一张纸条,让他离开青峰。当然,这张纸条可能来自任何人,就像是粉丝之类的。不过如果樱井记得没错,黄濑当时的反应似乎并不像是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纸条上是只写了这句话还是另有内容。不过如果今吉就像你所说的这么狡猾,那么他听上去就像是能写出那种纸条的人。”

“不。”黑子开口,“他不会这么做。如果他对黄濑君有所不满,我认为他一定会找到更隐蔽的方法。”

火神对此嗤之以鼻,有些烦躁地挠着头发。他决定相信对方的话,不要太把对今吉的事想太多:“今晚打完电话之后我大概能再发现点什么,不过对此我真是一点也不期待。真希望我们能从纸条上发现更多东西。你还记得桃井提到黄濑失踪前几个月曾经举止怪异吗?那张纸条就能和她所说的联系起来。黄濑当时一定是在对付那个问题。”

浅蓝色眼睛有些呆滞:“说实话,我现在对黄濑君有些生气。”

侦探不解:“为什么?”

“因为他并没有相信我们中的任何人。他并不一定要找我或者桃井小姐。但是如果这个问题真的让他感到困扰,他可以找别人,任何人都好。可是他宁可自己一个人担负着。我们本可以帮上什么,对此我非常确定。”黑子紧紧攥着拳头,“如果黄濑君只是因为这样简单琐碎的事情而惨遭毒手,我不知道我应该怎样面对这个结果。”

火神微微睁大眼睛,矮个青年第一次如此不加掩饰地流露出如此之多的情绪,这令他感到惊讶。尽管他表示理解,不过却也悲哀地意识到自己对此并不能做什么:“知道结果或许会让人非常难受,不过也好过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当然这都是我的看法。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们再谈谈好吗?所以说现在还是跟我说说其他那些家伙的事情吧。”

黑子终于平静下来,点头:“说实话,我对其他人印象不深。有一位好像叫佳典前辈,但是我一年级结束之后他也毕业了,所以我也没有真正同他接触过。还有一位若松先生,他是中锋,并且在今吉先生退役之后接替了队长的职位。”

他叹气:“只有这些了?不过我猜任何人,只要跟青峰是一个球队,大概就很难有出头之日。你们这些奇迹的世代的家伙们一定是在粉碎了无数人的梦想之后才走上神坛的。别人究竟要怎样才能跟你们这种非人类一般能力作战啊?对了,我还是没有好好看你真正打篮球的样子。”

此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哲和那个侦探?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

他眯起眼睛低声喊着:“我也是有名字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话说回来,你又在这里做什么?”

青峰手中掂量着篮球,挑眉:“这还不明显吗?我就是来练练手感的。不去训练并不表示着我整天都宅在家里。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实力。我让哲和你一伙。”

两人交换目光,他们都在明白青峰并不知道黄濑就在这附近失踪的,甚至有可能就死在这里。不过至少感激这片刻的打扰,火神起身:“行啊,你自找的。来吧,黑子,让我们把青峰揍得满地找牙为止。”

当然他们最后没能把青峰揍到满地找牙。

不过至少火神终于明白,是的,黑子的确是个出色的篮球选手,只不过他的出色和正常人理解的不大一样。

 --------------------------------------------------------------------------------------

晚饭后他强迫自己打电话给今吉。

“你好?”

“是曾经在桐皇高校就读的今吉翔一吗?”

“是我没错啦。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吗?”

他眨了眨眼,惊讶于对方在东京上高中居然还会有如此之重的口音。不过目前看来倒还一切顺利。

“我叫火神大我,是负责黄濑凉太案件的侦探。”

“噢?这和我有关吗,侦探?”

尽管他可以听到对方声音中的笑意,他确信今吉脑子里的小齿轮也开始转动起来,对当前对话进行思考和分析。因为顾虑到对方随时都有可能挂断电话,火神还是决定小心从事:“我需要调查一下黄濑失踪当年参加过冬季杯的所有人。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够为调查提供有用的信息。”

“你是不是想问我有没有杀了他。”

这是个陈述句而非疑问句。

火神回答之前今吉继续说了下去:“我大概对于青峰和黄濑凉太之间的交往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我也没必要反对。我单纯只是让他在任何时候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他会去参加比赛,我就懒得管他会不会逃避训练或者怎么安排自己的事情。另外,我们在冬季杯第一轮输给了诚凛。那是我最后一次当队长。如果我记得没错,黄濑凉太在那之后失踪了。”

“是的。”

“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理由要去伤害他?我甚至都不在球队了。就算是这对球队有利,也和我完全无关。我对此表示遗憾,不过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噢,还有……算了,没事。那不重要。我希望你能够找到凶手,侦探先生。如果没事的话,希望能够祝你晚安,因为我目前还有事情要办。再见了,侦探!”

在他开口之前,男人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有些懊恼地揉着头发,坐在座位上回想着他们的对话。尽管他并不喜欢今吉的性格,也不喜欢自己就这么随意地被对方挂了电话,不过那个男人的确有道理。在桐皇输掉同诚凛的比赛之后,他的确把队伍交给了别人,离开队长的职位。一旦离开球队,今吉就完全没有必要再继续考虑球队的事了,而且他和黄濑之间也没有足以起杀心的个人纠葛。

也就是不具备动机。

正如黑子所说,今吉并不是会动手的类型。

“该死的腹黑四眼仔。”他小声地抱怨着。

 --------------------------------------------------------------------------------------

平息完火气之后,火神长长舒了一口气,拿起电话按下黑子的号码。

“你好?”

火神有些沮丧地叹气:“真不巧,他甚至都不需要不在场证明。”

“我猜这意味着你又可以从名单上划掉一个名字了,火神君。”

“是的……”

“万一凶手并不是青峰君队友呢?”

侦探揉着鼻梁:“那就意味着我们又能缩减嫌疑人名单了。能够完成工作或者划掉名字什么的也总比没有好,对吗?”

“不错,但是我很担忧这件案子是否能够得到解决。我一直接到奇迹的世代的电话向我询问案件进展。我并没有告诉他们细节,不过我觉得他们担心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查明是谁杀害了黄濑君。我并不是要对你施压,火神君,不过……”

“我们一定会找到凶手的。”他迅速向对方做出保证,“尽管我们并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的魔法,也没有DNA证据,但是在案件解决之前我决不罢休。”

黑子听上去似乎宽慰了些许:“谢谢你,火神君。”

火神微笑:“没事的。”

晚上剩下的时间里火神反复查阅着青峰前队友的资料,试着决定下一名调查对象。

 --------------------------------------------------------------------------------------

不过最终这并不重要。

在毫无收获的几天之后,火神撇开追踪他一举一动的媒体走进办公室里,迎上了一脸阴云的阿列克斯。他眨眼:“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别告诉我记者又想闯进来?”

她翻了个白眼:“他们这几天一直都在这么干,不过并不是这件事。早些时候有个家伙过来要求签署认罪辩诉协议。看来我们的调查终于有结果了。他大概无法继续在这场消耗战中坚持下去,所以决定自首。他现在就在审讯室里,看上去非常紧张。你最好赶快过去,免得他改变主意甚至逃走了。”

不发一言,火神丢下东西走向审讯室。

 --------------------------------------------------------------------------------------

Tbc

 --------------------------------------------------------------------------------------

作者后附言:

Nya~

抱歉这个又慢又短的更新!最终回什么的总是让我很困扰。不过无论如何,还剩下两章(下一章和终章)这篇文就结束了!希望这一章看上去不那么让人困扰或者很糟糕。不过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下一章一定会让你们感觉很‘卧槽’因为是最终回了嘛灭哈哈。所以现在你们猜出谁是凶手了吗?这里给你们一个小提示:大概在漫画中有两页或多或少地提到了一切发生的原因。踏上寻途吧骚年!同时,我觉得自己快SHI了所以最好还是滚床去。敬请欣赏!

译者后附言:

这几天重新看黑篮正好看到诚凛桐皇一战,翻译的时候今吉贱兮兮的声音简直就像在脑子里回荡一样。终于要结束了,可喜可贺!

 --------------------------------------------------------------------------------------

生词:

perpetrator  
n.  犯罪者; 作恶者

pertain   
v.  属于, 附属, 关于

plea bargain  
认罪辩诉协议

评论(1)
热度(49)
< >
[WE MUST REINVENT LOVE]
ID:stigmatized
偶尔写文翻译
各种AU爱好者
< >
© 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