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授权翻|火黑青黄]Yellow #5

现已逐步将修改的yellow发至黑篮/青黄/火黑吧,发帖人为 喬巴_穎
[火黑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707416457
[青黄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708794696
请因为yellow而过来的各位转战贴吧继续支持。非常感谢。[20131116]

番外 In a Different Life地址  http://rabbitlovelife.lofter.com/post/73716_cbf319

原文+翻译下载:http:/pan.baidu.com/s/1sjBIEgl

解压码:原作链接ID+拖延症的英文
7位数字15位小写英文中间无空格
原作ID在英文原文的地址中有
拖延症的英文为在百度中输入[拖延症 英文]的默认结果结果


请各位不要随意转载&提供下载,汉化组会感到非常困扰的。

喜欢的各位请前往贴吧支持汉化组的工作,感谢! 



Yellow

火黑/青黄

 

作者:neko-nya

原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42437/1/Yellow

 

在距离东京20分钟车程的一个公园池塘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火神侦探受命处理这起案件。受害者是一名曾经的奇迹的世代成员,但是他在十年前神秘失踪。通过一位受害者故友的协助,火神开始着手调查起这个虽然不大却以某种方式紧紧联系着的日本篮球界。火黑/青黄

 

翻译:stigmatized

 -----------------------------------------------------------------------------------------------


# 5

侦探一路小跑到汉堡店,缓了缓呼吸之后四下看去:“太好了,看来他还没来。”

“你又迟到了,火神君。看来你并不是个非常守时的人不是吗?”

小个子青年面无表情地突然出现在他的旁边,火神一声惨叫:“!我了个去!黑子!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拜托你别再吓我了!迟早一天我会死于心脏病,而你将会因为我的死而后悔终生!”

对方一脸无动于衷:“并不是我的错,是你没有注意到我而已。”

“好吧,也许下次你可以不那么突然地出现,挥个手或者打个招呼都可以!就像正常人那样不行吗?”

“但是我一直站在这里,反而是你径直走过来坐在我身边却没有注意到我。”

火神哼了一声,立刻招呼对方起身:“好吧好吧,我的错。行了,走吧。”

蓝发青年不为所动:“你的道歉听上去一点也不诚恳,火神君。就算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也比你更擅长说谎。”

火神不耐烦地反驳:“我已经道歉了所以到此为止了行了吧,黑子!”当然他心里明白自己听上去是多么的幼稚,不过此刻,他也懒得多加考虑。

黑子耸肩:“好的。你打算和奇迹的世代所有人都谈谈吗?”

火神点头:“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怎么了?有问题吗?话说回来,我认识一个和紫原比较熟的家伙,所以我应该会先去见他。”

“我建议你去在见紫原君之前最好先去找赤司君。这样会更顺利一些。如果有了赤司君的许可,紫原君会更合作一些。我已经联系过他,不过他现在并不在这里。”

火神眨眼,决定相信对方的话:“好的,我们先去见赤司,反正我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能见到紫原。不过现在我们要去找海常高校前队长笠松幸男。听上去他在电话中非常合作。对了,他和黄濑的关系怎么样?”

“我认为他们关系非常好。他一直非常照顾黄濑君,而且会提醒他不要做出格的事情。即使我并没有问,黄濑君还是告诉我笠松前辈是他在海常时最好的朋友。而且他会让自己回想起在帝光的日子。”

火神挑眉:“为什么?难道笠松和你们这群家伙一样喜欢欺负黄濑?”

“事实上我记得有一次笠松前辈踹了黄濑君,因为他花太多时间对粉丝打招呼。但是我认为这是他保护黄濑君的方式。”

看来黄濑被他的朋友们在肉体上和精神上双重欺负着……所以说他究竟过着一种怎么样的生活啊?

火神揉揉后脑:“好吧,他说他会请几个小时的假,然后在自己工作的地方和我们见面。我们去问问看是否能够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

一路上火神都在考虑要如何尽可能婉转地将对方好友的死讯说出口。不过当他们坐在车上时,黑子把他从思绪中唤出来:“你今天和灰崎的会面如何?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和他和平相处。”

火神皱眉:“我的确不喜欢那家伙不负责任的态度。不过看来他那天在家。”

“有可能。因为我不记得在聚餐当晚见过他……看来他并没有说谎。”

“不过他承认在比赛中蹬踏黄濑。”

对方点头赞同:“我也记得。犯规发生得太快,所以裁判并没有看见。灰崎君绝对算不上守规矩的球员。球场上时他告诉黄濑君他曾经抢走了他的女朋友,而且在玩腻了之后就把她甩掉。(“等等,你说什么?那还是发生在中学时候的吧?那个时候就摆脱DT是不是太早了点?帝光是什么可怕的地方啊!”)不过黄濑君最后还是获胜了。接下来青峰君揍了他一顿,制止了他对黄濑君继续复仇的打算……”他低下眼睛,“火神君,等到你去见青峰君的时候……”

见到黑子罕见地露出低落情绪,火神略惊讶:“嗯?怎么了?”

“不必介意,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对了,我们到站了。”他们走出地铁来到站外,黑子回头看着他,“你看上去有些紧张,火神君。不过没关系。我不认为大家都指望你能够委婉地进行表述。无论你如何开口,人们还是会感到伤心的。”

“我是不是应该说声谢谢?真不知道你这家伙是想安慰我还是仅仅在戳我痛处。”火神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低头看着,“让我确认一下……他应该就在那边那幢楼的……四楼。”

-----------------------------------------------------------------------------------------------

两人敲门,后退一步。门后面传来渐近的脚步声。片刻后,一个黑发大眼的男人出现:“你一定是侦探先生了,你是……黑子?天呐!你是黑子对吧?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现在也在警署工作?”

“你好,笠松前辈。我并不在警署工作。我只是在这里协助火神君而已。”

“原来如此……噢,请进。我去给你们准备茶水。”

火神点头后走进屋子里:“谢谢。”即使是坐在客厅里,他还是可以感受到厨房中的那个人异常紧张。笠松很快带着一盘茶具回来,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谢谢,你一会儿还要去上班吗?”

前辈摇头:“不,我还有时间。现在我在经营一家爵士咖啡店,所以时间什么的都可以自己决定。而且我已经找好人代班了。”

他微笑:“爵士俱乐部?听上去真酷。你现在不打球了?”

“我一直很喜欢音乐,而且过去也弹过吉他。所以大学毕业后我想,为什么不试试看呢?于是就有了现在的样子。一旦有空我还是会去投个篮,不过现在也不常打。”他轻笑,“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青峰一样高中一毕业就能加入职业球队。我差不多在冬季杯之后就不打了,毕竟要准备升学考试之类的,你也能理解吧?对了,侦探先生,你打球吗?”

“打着玩玩而已。不过我现在还是对黑子究竟打不打球感到怀疑。”

“噢,他当然打球。在球场上你需要好一会儿才能发现他。而且他打得很不错。你现在过得如何,黑子?”

黑子抿一口茶,平静地回答:“承蒙关照,我很好。现在我在托儿所工作,在空闲的时候帮助火神君。”

“听上去很不错。对了,在电话里你说这件事是关于黄濑的?他怎么了?”见到火神默默地点头,笠松紧握双手,声音有些破碎地开口,“没事的,侦探先生,请直接告诉我。毕竟已经过去十年……他死了是吗?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理由会让你过来。”

“非常抱歉……”

笠松在尽力保持冷静,却无法抑制悲伤。他摇头,撩起袖子擦去泪水,稳了稳呼吸:“我一直知道,在他失踪一年之后再回来的可能性就已经很小了,不过……不过我大概一直还希望……抱歉……希望和真相……毕竟是两回事……”

火神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安慰对方,所以只是端坐着,死死盯着面前的茶。他瞥了一眼黑子,对方向笠松伸出手去:“笠松前辈,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请您节哀……我也知道黄濑君非常欣赏你。”

海常前队长不住地抹去泪水,却也虚弱地笑了:“你在说什么,黑子?那个白痴每天至少要两次抱怨你没有加入我们的队伍。但是在所有人中,我从未想过会是黄濑……他就像条大笨狗一样。怎么可能有人会……?”他摇头,肩膀随着抽泣声而颤抖着,“黄濑不可能死。”

火神坐着,明白这一切对于对方而言一定非常艰难:十年之后才得知朋友的消息,却已是生死之隔。到目前为止,他遇到的每个人都必须经历这一关。他盯着黑子,不知道这个看似冷漠的青年是否也为他的好友而流泪。无论如何,看到黄濑母亲哭泣与看到笠松哭泣完全不同。当然,二位都几近痛不欲生。但是母亲为他们的孩子落泪是稀疏平常,然而笠松已经是成年人,况且只不过和金发男孩相处了很短的时间。该是如何紧密的关系才会让他在十年后仍然会为黄濑的死而恸哭。

黑子戳了戳他的手臂:“火神君,或许我们应该改天再来。”

前辈深呼吸,坐正,再次擦了擦眼睛:“不,不必了。我不会有事的。我……我真的不应该哭成这样。太不成熟了……”

小个子青年伸手制止了他:“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笠松前辈。我明白这需要时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一定会再过来。”

笠松已经止住泪水,坚定地摇头:“不,我只是失望于自己只知道哭却没能帮助上你们。老实说,我和黄濑认识也没那么久,不过我在海常的最后一年里他一直在我身边……他总是被一群人围着,总是吵吵闹闹……我还记得我当时总是在想‘这家伙吵死了’。不过那毕竟是黄濑……”

对方性格里的坚强令火神敬佩不已,他点头,问道:“你对于冬季杯聚餐还有多少印象?”

笠松捏着鼻梁骨,抬头:“已经记不清太多了。黄濑还是和往常一样跑来跑去大吵大闹。他拽着我去秀德的桌子,在回到自己的桌子前我和高尾聊了一会儿。也正是他在晚些时候告诉我黄濑失踪的消息。聚餐结束后我们各自离开,此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黄濑。”他停顿片刻,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噢,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些他的东西。希望能够有所帮助。”他迅速起身,片刻之后回到房间,手里多了个盒子,“年末我们都要清理储物柜。没有人知道应该如何处理黄濑的东西,所以我把它们带了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向盒子看去,里面意外地有很多与篮球无关的东西:“这里没有换洗衣物?”

笠松摇头,开始翻着这一堆杂物:“不,我们把东西都带到冬季杯上去了。教练也不希望我们把衣物在储物柜里放太久,会有味道。这里大多数都是照片、篮球杂志以及他出现的杂志。这里还有几支记号笔,万一遇到粉丝就可以派上用场……他的洗发水和沐浴露……除臭剂……梳子和镜子……香水……他从粉丝那里得到的礼物……几封情书……有些他偶然从秀德的绿间那里拿到的幸运物……润唇膏……铅笔盒……水瓶……这里还有一些护腕……首饰……天,我之前从未注意到这家伙还真像个妹子,看看这堆东西。”

浅蓝色眼睛眨了眨:“黄濑君一直如此。他在帝光时候也是这样……最后所有东西都会沾上他的洗发水和香水的味道。”

两人将黄濑储物柜里的东西摆在桌子上仔细检查着。尽管火神并不确定这些东西究竟能帮上什么忙,不过它们的确让他更加了解了黄濑这个人。他盯着照片,发现了一张奇迹的时代的合照,还有一张属于海常高校篮球队全员。另有几张可能是用手机拍的模糊的单人照。有一张是他和笠松的合照,标注着“我和笠松前辈!”,周围还画了一圈星星。他继续翻阅,直到发现一张黑子的照片,他挑眉,看到上面写着“绝无仅有的小黑子合照!”他将照片递给黑子:“黑子,你来看一下,这是你和黄濑的照片,就算拍照时你也一样面无表情啊。”

黑子停下手头的礼物归类工作,安静地接过照片,看着。笠松也从整理中抬头:“对了黑子,如果你找到了自己的东西,请随意取走。我也知道黄濑喜欢顺走别人的东西。”

将所有物品检查过之后火神将一沓照片递给笠松:“介意我把这些照片和其他一些东西带走吗?等我复印完之后再还给你。”

前辈盯着照片,摇头:“你只需要归还那些海常的照片。这些帝光的照片,你可以保存着,或者归还给他父母和其他的所有者,由你决定吧,侦探先生。剩下这堆东西,如果没有用的话我也许会丢掉,毕竟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他看着那些东西,无力地笑着。

火神和黑子对视片刻,觉得或许应该让前辈独处片刻:“对了,还有最后一件事……你能否想起来有谁会去伤害黄濑?或者说在失踪前,他和谁有发生过节?”

“我并不是非常清楚……虽然每次黄濑都会哭诉着有人对他很过分之类的,但那些都不过是玩笑。嗯,有个叫灰崎的家伙。我非常讨厌那人的态度,不过在与福田的比赛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然后……聚餐当晚黄濑待在青峰家里……”前队长语调中有一丝愈发明显的非难之意,“我真的不希望那样。不过既然诚凛第一回合就淘汰了桐皇,我觉得也没什么理由去反对。他的确有提到过青峰当时正因为什么而感到不安,不过我不清楚具体原因。”

“实际上当时黄濑也有些不安。不过说实话,我也不确定那是不是我的幻觉。我猜想这或许和这个案件毫无关联……其他的我也无法想起更多,抱歉。但是我可以证明海常所有人都没有犯罪可能,因为除了黄濑之外,我们都住在一个预定好的东京附近的旅店中。我们差不多整晚都在一起制定新年的训练计划。一直到我接到高尾的电话。如果我坚持让黄濑和我们一起待在旅店里,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我真应该好好照顾他……”

侦探皱眉:“别这么说。你根本无法预料到当晚会发生什么。”

笠松起身陪他们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实际上,我有一个请求,侦探先生。”

火神有些惊讶:“什么请求?”

“请让我将这件事情通知海常的各位……我……事发时我是队长,所以希望我能够亲口告诉他们……这样我们可以以整个篮球队的名义去纪念黄濑……或许我们应该为他开个追悼会……”

“有谁可以证明你们的不在场?”

“当然,球队的所有人都可以。如果旅店还保存着监控录像的话,就可以找到我们坐在沙发上讨论训练计划的影像。”

他点头:“我会去作调查,之后再联系你。但是在我通知你之前请不要将消息泄露给任何人,尤其不要透露给媒体。我们希望将整个案子保持低调。不过我怀疑这样也撑不了太久。”

笠松感激地鞠躬:“我明白了。非常感谢你,侦探先生!我会一直等着你的电话。请务必查明是谁杀了黄濑……”

火神并不希望做出错误的承诺,所以他只是点头:“我们会尽力的。非常感谢你的配合。我一定会及时联络。”

---------------------------------------------------------------------------------------------

在回去的地铁上火神只是安静地坐着,想着究竟会有多少人因为黄濑凉太的死而伤心欲绝。每次他将消息告诉某个人的时候,自己的心也随之一沉,因为他明白,正是自己亲手打破了对方平静的生活。他希望自己能够知晓一些让人感到慰藉的话语,但是他甚至都无法告诉他们黄濑是否是毫无痛苦地死去。一想到这个耀眼的男孩,火神不惜一切代价地希望能够让他重新回到他所爱的人身边,拭干他们的泪水。他深深地叹息。

黑子盯着他,轻声开口:“我还以为你很擅长处理这类事情,火神君。”

他扭头,再次叹气:“谢了,黑子。无论如何,和人们交流都是最困难的部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我猜他们真的都非常喜欢黄濑……”

“黄濑君全心爱着这个世界,同样,这个世界也爱着他。我认为这非常公平。黄濑君是如此耀眼,你会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

火神注意到黑子还握着他和黄濑的合照,他伸手覆在对方的手上。

“那个,黑子?”

“什么事?”

“你有好好地替黄濑哭过吗?总是把一切锁在心里并不好,你知道吗?”

黑子继续盯着照片,坚定地回答:“……在我们找出凶手之后,我一定会完完整整地为黄濑君哭一场。”

----------------------------------------------------------------------------------------------

Tbc

----------------------------------------------------------------------------------------------

作者后附言:

Nya~

又一章奉上!不知道在我下周出去旅游之前还能更新多少章!我要离开两周所以会尽量在大家注意到之前就赶回来(除非我死于高温或者拥堵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事)笠松就像是一个充满保护欲的(小个子)大哥一样不是吗?至于紫原,我不确定我更厨哪个cp,是紫冰还是紫黄……我觉得这两个我都很喜欢。另外关于那个家伙,灰崎。他那是什么状况?14岁?那时候他就跟踪了黄濑并且搞了他女友还甩了她?玩这种事情的话,他是不是还太小了点?或者说帝光的小朋友们要比正常小孩更成熟(尤其是篮球队的孩子们)?无论如何,说教到此为止。感谢你的阅读,如果可能的话,我会给所有留言者奉上一张超赞的黄濑哭颜照片!请欣赏!

 

译者后附言:

笠松前辈QAQ

笠黄是我的菜所以看到这一章的前辈真的是非常难过。

难以把这种难过的感觉翻译出来,觉得我真的非常失败。

另外我也开始很严肃地考虑了原作者关于14岁的灰崎的性经验问题:这么小年纪真的待胶布?

----------------------------------------------------------------------------------------------

生词:

hunch   
n.  预感, 直觉; 瘤; 隆肉; 肉峰
v.  弯腰驼背; 耸肩; 弓起背部; 向前移动; 隆起

stoic   
n.  禁欲主义者; 斯多葛学派哲学家
adj.  禁欲的; 斯多葛学派的

resolute   
adj.  坚决的, 毅然的, 刚毅的

deodorant   
n.  除臭药, 防臭剂

rant   
n.  咆哮, 激昂的演说
v.  怒气冲冲地叫嚷; 大声责骂; 夸夸其谈; 大叫大嚷地说

评论(2)
热度(36)
< >
[WE MUST REINVENT LOVE]
ID:stigmatized
偶尔写文翻译
< >
© 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