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授权翻|火黑青黄]Yellow #3

现已逐步将修改的yellow发至黑篮/青黄/火黑吧,发帖人为 喬巴_穎
[火黑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707416457
[青黄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708794696
请因为yellow而过来的各位转战贴吧继续支持。非常感谢。[20131116]

番外 In a Different Life地址  http://rabbitlovelife.lofter.com/post/73716_cbf319

原文+翻译下载:http:/pan.baidu.com/s/1sjBIEgl

解压码:原作链接ID+拖延症的英文
7位数字15位小写英文中间无空格
原作ID在英文原文的地址中有
拖延症的英文为在百度中输入[拖延症 英文]的默认结果结果


请各位不要随意转载&提供下载,汉化组会感到非常困扰的。

喜欢的各位请前往贴吧支持汉化组的工作,感谢! 



Yellow

火黑/青黄

 

作者:neko-nya

原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8342437/1/Yellow

 

在距离东京20分钟车程的一个公园池塘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火神侦探受命处理这起案件。受害者是一名曾经的奇迹的世代成员,但是他在十年前神秘失踪。通过一位受害者故友的协助,火神开始着手调查起这个虽然不大却以某种方式紧紧联系着的日本篮球界。火黑/青黄

 

翻译:stigmatized

 ------------------------------------------------------------------------------------------------------------------

# 3

 

在火神解决掉最后一个汉堡之后,两人开始向东京大学附属医院走去。黑子抬头:“火神君,也许你应该受点伤,这样我们才有正当理由去见绿间君。”

火神蹙额,威胁地按响指关节:“喂,我可是侦探!我可不能在探案期间冒险受重伤!不如我朝你脸上狠狠来一拳,让你暂时瞎一会儿,你这个混蛋。那才算得上是‘去见绿间君的正当理由’,你说呢?”

小个子青年忙着摆弄手机,并没有抬头:“请允许我郑重拒绝。另外,我相信执法人员袭击无辜公民是违法的。好了,火神君,我们到了。”

火神不耐烦地哼了一声,表示不屑同黑子展开辩论,只是跟着他走进医院。红色眼睛扫过站在前台的黑子以及前台之后忙着填写什么表格的工作人员。火神在一旁观察到接待员许久也没有注意到黑子,他尽量板起一张脸,走向柜台。女子立刻注意到这个高大的身影,停笔:“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火神尽量低调地给了临时搭档一个胜利的笑容,对方只是回了他一记阴沉的皱眉。侦探回答:“没错,我们在寻找一位名叫绿间的医生。请问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们他办公室方向?”

女子眨了眨眼,起初并未理解为什么他用了“我们”,而后她终于注意到另一名男子的存在。她点头,指着走廊的方向:“当然!他就在这上面两层楼的地方。你们可以坐那边的电梯。出电梯后左转,他的办公室就在你右手边。你最好快一点,我猜他很快就要下班了。”

“明白,谢谢。”火神得意地在黑子脑袋上揉了一通,向走廊走去,“来吧,让我们一起去会会他。我觉得这样会更好一些,如果他下班的话至少我们就不会在半路遇到他。干吗?别这样看着我。我坚信医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人,而且对社会也不可或缺的。”

黑子摇头:“我并不是在质疑医生的重要性。我只是惊讶于你竟然如此体贴,而且你居然能在句子中使用‘不可或缺’这样的词语,如此而已。对美国人来说这一定是个非常难的日文单词……你知道用汉字怎么写吗?”

“喂,你小子别鄙视我,否则我真的要给你来上一拳。”

----------------------------------------------------------------------------------------------------------------

当他们找到医生办公室时,先彼此确认一下眼神再敲门。门那边立刻回应:“请进。”

黑子先走进去,用他通常的礼貌语气与对方打招呼:“你好,绿间君。”

绿眸由于这个矮个青年的出现而惊讶地微睁:“黑子?你在这里做什么?高中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他推上眼镜,清了清嗓子稍稍控制下情绪,似乎对于自己刚刚的反应感到尴尬,“你为什么会过来?是不是需要医学上的帮助?另外,他是谁?”

“这位是火神君,他是一名侦探。”

“火神大我。”火神伸手介绍自己。

听到这些,医生怀疑地扬起眉毛,火神情不自禁注意到对方有着非常显眼的下睫毛:“侦探?我是绿间真太郎。黑子,你为什么会和侦探扯上关系?而且你为什么要把他带过来?不过请不要在现在说。我大约在一个小时之后下班,到医院外面等我。在工作期间处理私事是非常没有职业道德的行为。稍后我会打电话让高尾来接我。”

-----------------------------------------------------------------------------------------------------------------

两人同意了绿间的请求,迅速走到门外:“喂,黑子,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他手里拿着个遥控器?”

对方对那个遥控器或者火神的问题都没有任何意外,只是耸肩:“那一定是他的幸运物。绿间君在运势方面非常迷信。他相信星座以及天象之类的东西,所以他会随身携带星座幸运物。我猜测他在这方面一点都没有变。很高兴他能够一切顺利。”

“嗯?他在中学时是个怎样的家伙?”

“他是个相当沉默的人,或者可以说是非常冷静。即使在帝光时期,不打篮球的时候他通常也是独来独往。哦,但是他会经常同赤司君下将棋。我们则会尽可能地保持距离,因为我们都不擅长应对彼此。不过有时候他会加入我们的恶作剧中。确切说他是被拖下水的。”

“他和黄濑的关系是?”

“和黄濑君的关系……黄濑君喜欢所有人,当然也包括绿间君。尽管他总是会无视黄濑君。不过我认为在心里,绿间君还是非常重视黄濑君。黄濑君很喜欢恶作剧地偷走绿间君的眼镜。不过这样通常的结果是两个人都摔得七荤八素,因为他们都没办法看清楚。他当晚也在,帮助我们打理着装。在很多方面我都认为绿间君是我们之中最成功的人。”

火神挑眉:“哦?因为他是个医生?我猜他待遇不错……”

黑子摇头:“不仅仅是这样。我的意思是,他现在依旧与高尾君在一起。我认为那非常令人惊讶。我不认为大多数人能够意识到篮球是一件非常消耗精力的事情。有时候,即使是好意也会陷入死循环,最后你会筋疲力尽,无法再多付出哪怕一点点的耐心。不过看到这两人能够走到一起真的太好了。”

尽管火神并不确定对方口中的人或事,不过在他能够开口问之前,医生再次出现:“你可否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和侦探一起出现在这里,黑子?而且请缩短内容,因为今天巨蟹座运势不佳我只想尽快回去。”

矮个青年抬头看着绿间:“是关于黄濑君的事情,绿间君。”

“黄濑?”绿间停下,用推上眼镜来掩饰惊讶,“……我很多年没有听到那个名字……他们终于找到那个白痴了?”

“绿间君,他已经……”

火神皱眉,他并不希望同一天把这个消息再说一遍,不过他认识到这是他的职责,而不是黑子的:“恐怕黄濑已经死了……我们几天前发现了他的尸体。”

医生睁大眼睛,似乎是花了一些时间才逐渐接受这个消息。他坐在附近一个长椅上,看着火神:“你确定那是他?黄濑凉太?那个双子座?已经十年了,为什么现在才?他以前一直在哪里?”

火神再一次描述了整个过程。他咬着下嘴唇,再次问了那个问题:“我听说他失踪的当晚你们都在找他。你可否告诉我你所记得的关于那天晚上和你最后一次见到他的任何事情?”

绿间低头,碧色的眼睛盯着鞋面,开口:“那天晚上……黄濑在聚餐时像往常一样到处走动,吵吵闹闹。他和他前辈一起走到我们的桌子旁。随后高尾和笠松聊天,我则被黄濑缠上。”

“小绿间!恭喜你们进入半决赛!”

“但是他并没有停留太久。”

火神挑眉:“他去哪里了?”

医生耸肩:“我想他跑到黑子那桌去了。”

“嗯?”火神皱眉,向黑子投去疑问的眼神,“真的吗?”

片刻之后,黑子点头:“我想起来了。黄濑君当晚来过好几次,所以我并不确定你说的是哪一次,绿间君。也许是他哭着跑过来抱怨小绿间对他很过分的那次。”

“小黑子!小绿间刚刚真的对我超级过分!他居然嫌我吵!”

“你的确很吵,黄濑君。”

“好过分,小黑子!”

“……随后他去和木吉前辈说话。那天晚上他们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事实上,我现在认为,绿间君,你真的非常擅长把黄濑君弄哭,不是吗?你们两人的对话总是以你把他弄哭而结束。”

医生脸红了,迅速反驳:“你在说什么,黑子?只是那家伙太容易哭了!”

侦探惊讶地看着绿发青年:“别告诉我你也喜欢他哭泣的样子?”

绿间脸上的红晕加深一层,迅速摆手否认:“什……什么?不!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跟你讨论他哭的样子?就像我说过的,那个白痴只是太容易哭了!我怎么可能会因为把他弄哭而感到高兴!”

奇迹的世代都是一群变态……

火神迅速转换话题以免让医生更加难堪,他翻看笔记,提出了下一个问题:“总之,你能够想到谁会伤害黄濑吗?”

绿发青年清了清嗓子,似乎对于话题的转移松了一口气:“有谁想要伤害黄濑……?我确信有很多人会嫉妒黄濑,不过我能想到的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你有没有调查过灰崎祥吾?”

现在轮到他感到惊讶:“灰崎祥吾?”

“是的,黑子,你也应该记得他。他曾经是帝光一队主力成员,不过后来赤司强迫他退出,而取代他的正是黄濑。他在冬季杯时打算埋伏偷袭黄濑的不是吗?”

黑子点头:“的确,他在比赛中踩了黄濑君,之后还想做更过分的事情,不过青峰君及时阻止了他。”

医生再一次推上眼镜:“我也听说过了。我最后一次听说灰崎是他因为诈骗或者盗窃之类的事而入狱。我认为这也很符合他的性格。那家伙总是喜欢夺走并不属于他的东西。”

侦探将名字记在笔记本上,点头:“灰崎祥吾,我明天会去调查他的,谢谢。”

“黑子,‘他’现在知道这件事吗?”小个青年安静地摇头,“我明白了……”

火神盯着医生:“还有一件事……”

绿间挑眉,立刻回答道:“黄濑是不是我杀的?当然不。如果你需要我的不在场证明,当我接到桃井电话时我正和高尾一起。如果你想要询问他的话,他很快就到。”

就像是心有灵犀一般,一个身影骑着一辆板车向他们过来。来者兴奋地向他们招手,高喊:“小真!我来了!哇!那不是黑子吗?”

“正好,高尾,你还记得我们冬季杯聚餐之后在哪里吗?”

高尾眨眼:“嗯?你是说黄濑失踪那晚?太突然了……我记得电话打来的时候你正在教我下将棋。我们那天晚上真是一点也没有睡呢,对不对?哇!那位看上去很大只的家伙是谁?黑子的朋友?”

“他是负责黄濑案件的侦探。现在黄濑已经……”

黑发青年睁大眼睛:“真的吗?小真,你没事吧?你们有和笠松桑说过吗?他一定会崩溃的。笠松幸男,他和黄濑在高中时期是非常好的朋友。如果你需要我能给你他的电话。我们现在还保持着联系,因为我们都曾经是组织后卫,一起回忆过去也非常有意思。”

火神迅速记下号码,皱眉:“谢谢,我会联系他的。不过现在,你们二位可否将案件保密?我们不想看到媒体捕风捉影把一切弄得一团糟,所以希望一切越低调越好。此外,我想要二位的号码,以防今后还有问题需要询问。”

两人点头,医生转身坐上板车:“如果结束的话我们就要走了……来吧高尾,我们走。这件幸运物真的不够大。”

“我不认为那时尺寸的问题,小真。”

“另外,侦探……”

“叫我火神就好。”

“你是什么星座?”

“啊?那算什么?狮子座,怎么?”

“狮子座……今天的你将不会非常幸运。你今天的幸运物是雨伞。好了,走吧,高尾。”

“好嘞!等等,我们今天不通过猜拳来决定谁骑车吗?算了,没事,反正我总是没法赢你。你想去哪里,我带你。”

火神只能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们,完全无法理解面前发生的这场对话:“什么……”

在离开前,医生看着他:“侦探……(“喂,我说过了叫我火神就好,为什么你们总无视这句话?”)我和黄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去死’,恐怕我这辈子会背负着这件事。对此我非常遗憾。”

高尾遗憾地微笑着:“小真并不擅长表达自己。他想说的只是他希望你们能够解决这起案件,而且他非常感激你们亲自过来告诉他这件事,对吧,小真?”

医生坐在板车上,手臂僵硬地交叉着,盯着他的专属司机:“闭嘴开车,高尾。”

“好嗒!再见啦,黑子,侦探。别担心,如果他哭得撕心裂肺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火神招手,直到那两人离开视线范围,眨眼:“喂黑子,他们骑的是什么奇怪装置?”

“那是板车。自我记得以来,那就是他们最喜欢的交通方式。非常环保,你认为呢?”

两人离开医院和公园,火神默念着那些他明天要去联系的人:“笠松幸男和灰崎祥吾对吧?噢,还有,那堆关于幸运物的话算什么?我今天会非常不幸?”

正当他这么说着,天空划下一道闪电,大雨倾盆而下。黑子抬头:“也许他就是字面意思,雨伞会成为你的幸运物……”

火神用手臂尽可能地挡着雨,他招呼对方跟过来:“别啰嗦了,跑起来。来吧,我家离这里很近,你可以先去把自己弄干。”

“好的……”

----------------------------------------------------------------------------------------------------------------

洗澡后黑子边拿毛巾擦干头发边盯着桌子上的饭菜:“火神君,你意外地是个很不错的厨师呢。”

“啊?难道不正常吗?我一直自己住所以必须学做饭,就这么简单。坐下开动吧,否则饭菜都凉了。”

浅蓝色眸子眨了眨,黑子坐下:“……真的很不错。非常感谢你提供的晚饭。对了,”他起身取来自己的包,取出一卷录像带和一张照片,“这是一份我们同海常比赛的录像带,这是一张奇迹的世代的照片。我问日向前辈和相田小姐借来了录像带。他曾经是我们的队长,而她当时是我们的教练。他们现在结婚了。”

火神取过照片,盯了一会儿:“噢,你又出现了……”

“当我说我是奇迹的世代成员的时候你其实并不相信我对吗?你已经知道了绿间君,青峰君,黄濑君和桃井小姐。那位是紫原君,还有那位是赤司君。这是在我们从帝光毕业前拿到最后一个冠军之后拍的。”

晚餐后,两人坐下开始看录像带:“哇……他真的很厉害。”比赛以海常的失利结束,摄像头聚焦在黄濑身上。起初,他一脸震惊,很快泪水顺着这名模特的脸流下:“呃,他在哭……”

“你在盯着他看,火神君。我说过他哭起来非常漂亮。另外,踹着他的这位是笠松前辈。”

尽管火神并不否认这点,不过也并不意味着他表示同意。

黑子眼神中也不置可否:“除了他的哭颜之外,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吗?”

“看来黄濑是个很不错的选手。我真想跟他较量一番。他完全抢尽风头了不是吗?还有……他看上去身体非常强壮。”

“还有?”

他眨眼:“还有?”

“你现在相信我打篮球了吗?”

火神安静了几分钟之后非常诚实地回答:“事实上……我一直都在关注黄濑打球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你。怪我咯……不过我一定会重新看一遍的,好吗?下次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尽管黑子依旧面无表情,不过他看上去还是有点不满。好可爱……等等,我刚刚在想什么?

矮个青年摇头:“没有关系,请便。我明天还有工作所以请允许我先行离开,非常感谢你的晚餐。”

火神起身将对方送到门口:“需要我陪你回去吗?”

“非常感谢,但是不必麻烦。”

“好吧,不过至少拿上把伞,免得又下雨了。”

黑子略点头,接过雨伞:“谢谢你,火神君。明天如果你去找灰崎君的话,请不要带我去。如果可能,我并不想看到他。并没有什么很特殊的理由,只是我并不喜欢他。另外提醒一下,不要带女人去见他,他在女人面前会异常无理。”

火神惊讶于对方的回答,只能点头:“喂,黑子,你是不是……”

浅蓝色眸子眨了眨:“我怎么了?”

他摇头:“不,没什么。明天我处理完灰崎的事情会给你打电话的。晚安,路上小心。”

“晚安,火神君。”

关上门之后,火神开始考虑他究竟想对黑子问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黄濑?”

火神急忙摇头,责备自己听上去就像个充满嫉妒心的女朋友一样。在过去的48小时中,他了解了一堆并不令人舒服的真相和可能性。火神从未觉得任何男人可以算得上是非常吸引人,一直到他看到黄濑的照片和打球时的录像带。无论他是不是模特,这个男孩在活的时候的确长得非常漂亮。不过在遇到黑子之前,他自己也从未对其他男性产生保护欲,同时也从未对一个死人感到森森的妒意。这个案件从许多方面看来,都可以说是人生的转折点。

火神忍不住叹气,拿起电话给他的上司打过去:“嘿,阿列克斯?你还在办公室吗?我想让你帮我查个名字,灰崎祥吾。看上去他有过前科。我听说他现在可能正在服刑。晚些再打来?好,没问题。当然,不错。谢啦,我晚些再打给你。”

第二天早上火神哼了一声,翻过身来,手臂碰到什么东西,确切说,是什么人:“嗯……黑子……?”

他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了雪白的皮肤……还有胸部。很大的胸部。火神惨叫一声,向后退去,结果从床上翻了下来:“阿列克斯!你干嘛在我床上?还裸着的?又来了!?”

他的上司不满地看着他,嘟囔起来:“嗯……?大我……为什么你大清早就大吵大闹?我昨晚可是帮了你所以你至少也应该给我个地方睡觉顺便给我准备好早饭才是。”

火神起身,掀起毯子将她从床上掀下去:“自己做早饭去!”

“喂!嘿!冻死了!”

火神从地上捡起衣服向她丢过去:“那就给我穿上衣服你这个暴露狂!”

鸡蛋在煎锅里兹兹作响,火神听见阿列克斯洗完澡后从浴室中出来:“啊,太棒了。噢,你在做什么?闻上去很香。”

火神并没有回头,内心对能在日本说英语感到非常满意:“鸡蛋,培根,香肠,炸薯饼,还有吐司。”

“听着就很棒。真高兴我把你带过来了。我很怀念你的厨艺。”

“谢了。”

阿列克斯坐下,狡猾地盯着他,却又故作未知地问:“你之前喊的‘黑子’是谁?等等,是不是那个帮助你的家伙?哇,大我也有心仪的对象了?我很好奇他长什么样。他和你的受害者比起来怎么样?”

火神脸瞬间通红,小声说着:“黄濑是个模特,谁能和他……?”

“什么?”

“我可懒得回答你这种无聊问题。”

阿列克斯笑着继续看他做饭:“好啦,就这样吧。不过我猜总有一天我会发现的。另外,你今天会去找那个叫灰崎的家伙吗?需要我一起去?”

他哼了一声,将早饭摆在桌子上:“不了,如果你过去会很危险。”

“不用担心我。无论发生什么我能够照顾好自己。”

“这我知道,我是说那个家伙会很危险,而不是你。你是个怪兽,阿列克斯。任何一个神志清楚的家伙都会害怕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带你过去。我可不想因为袭击或者斗殴而被指控……”他吃完早饭,将盘子放进水池。火神做饭阿列克斯洗碗,这是他们默认的法则,“我找完他之后会回到办公室。我还要问辰也些事情。”

“好的,我会让他等你。加油。”

走在街上,他的手机响了。火神盯着信息,过了好久才明白短信的意思。

“今天狮子座的幸运物是口香糖。”

他摸着后脑,皱眉:“那家伙……他真的相信这些东西?”

不过在昨天的事情之后,他还是决定绕个路去最近的便利店跑一趟。

----------------------------------------------------------------------------------------------------------------

火神听到铁门在他身后关上的声音,他对着眼前这个若无其事坐在金属椅子上的黑人头男人皱眉。

“灰崎祥吾……”

Tbc

------------------------------------------------------------------------------------------------------------------

作者后附言:

Nya~

总算在周末赶上更新了!耶!不得不承认学校功课、高温和奥运会非常让人分心,不过我还是做到了!说到奥运会,加拿大今天终于获得第一枚金牌!好棒!不管怎么说,奉上这一章!而且还有翠翠和高尾!接下来则是灰崎!狼狈的翠翠超级可爱,另外,我也不明所以地被黄濑哭颜迷住了。这里是不是有点ALL黄的意思?不过当然,火黑这一对会缓慢发展下去……虽然这样会让火神非常纠结。希望我能尽快把下一章贴上来!敬请欣赏!

 

译者后附言:

我就是个幸运E,不想多说话……

另,突然绝望于我惨淡的词汇量。

 -----------------------------------------------------------------------------------------------------------------

下面是几个问题的回答:

问:是谁杀了黄濑?

答:以后你一定会知道的–一脸‘你懂的’表情

问:公式书里是怎么说他们的未来职业?

答:这是个平行世界的设定,书名就叫《if的世界》。黑子是幼儿园教师,黄濑是飞行员,青峰是警察,绿间是医生,火神是消防员,紫原是甜点师,赤司是职业将棋选手。

问:这篇文多长?

答:我不确定。除非是写短篇,否则我也无法确定。不过随着文的进行我也会逐渐确定结局走向,我一般会写明还有几章完结。

------------------------------------------------------------------------------------------------------------------

附:高绿小剧场

在他们回去的路上,高尾一边蹬着板车一边抬头看着天空:“那么,黄濑真的已经死了,嗯?你以你的方式一直在关心他,对吗,小真?”高尾并没有立刻得到回答,他回头看见医生蜷缩在板车上,深埋着脸,“好了……没事的,小真,哭出来就好了。”

后方传来含糊的回答:“闭嘴,我并没有哭。只是现在雨下得太大了而已。”

“嗯?不过现在还没……”还没等他说完,雷声大作,雨水倾盆而下,“嘿,小真……”

“我说过了。”

“连老天今天也对我不满,是吗?好吧,好吧,我明白了。你并没有哭。你和老天相通,所以才会下这么大的雨。来吧,我们回家。”

-高绿小剧场  Fin.

-----------------------------------------------------------------------------------------------------

生词

rebut  
v.  辩驳, 揭露, 反驳; 反驳, 举反证

discreetly  
adv.  谨慎地; 小心地

antic  
n.  滑稽的动作, 古怪的姿势
adj.  哗众取宠的, 古怪的; 滑稽的

perk   
n.  津贴; 额外补贴
v.  昂首挺胸; 振作; 得意扬扬; 活跃起来; 竖起; 翘; 昂; 打扮, 修饰; 滤煮
v.  昂首挺胸; 振作; 得意扬扬; 活跃起来; 竖起; 翘; 昂; 打扮, 修饰; 滤煮

ruefully  
adv.  悲伤地; 悲惨地; 可怜地; 悔恨地

chauffeur   
n.  司机
v.  开; 开车运送; 替...开车; 当汽车司机

contraption   
n.  精巧的设计; 装置

pouty  
adj. 翘嘴的, 常发娇恬的, 容易生气的

groggily  
adv.  酒醉地; 东倒西歪地

exasperation   
n.  恼怒; 惹人恼怒的事; 激怒

fluster   
n.  慌乱; 混乱; 狼狈
v.  使慌乱; 使紧张不安; 使激动; 慌乱; 变得紧张不安

mesmerize (Amer.)   
v.  施催眠术, 迷惑, 迷住

评论(2)
热度(46)
< >
[WE MUST REINVENT LOVE]
ID:stigmatized
偶尔写文翻译
各种AU爱好者
< >
© 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