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青黄] 春の顷 (2/ ?)

春の顷

青黄

上篇请走→[青黄] 春の顷 (1/?)


—————————————————————————————————


受伤之后黄濑在家静养几天,青峰觉得每天都去看他也未免太小题大做,所以学着高尾和绿间开始每天给黄濑发信息问情况。每次自己的信息几乎是第一时间得到回答,对方的回复总是充满了颜文字、各种意味不明的用语以及堆叠的英文字母。有时候回复晚了些,解释自己一直忙到现在。这时候青峰也只能回一封:知道了,忙完早点休息。

很快又会收到对方夸张的感谢。

工作清闲的时候青峰会开始考虑黄濑的事,了解不多所以基本上就是在猜想对方在干什么。听渡边太太说黄濑很少出门,想来也就是在潜心做毕业设计以及着手准备实习和工作的事。

实习和工作啊。

青峰也有过那样的一段经历,那时候他心底还是相信绝对正义的存在,所以无论是厌烦得不行的各种书面材料考试还是SAT的专业训练,每一步他都前进得义无反顾。

一直到那个小女孩和她父亲的出现。

世界并非非黑即白,青峰自然也明白,真正理解这一点之后青峰却畏惧了,在理想和现实之间他最终选择了逃避,因为他不知道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上面给了他很多选择,摆明了也是想让青峰再好好考虑一下,但青峰只是在东京选了个角落,如是就过上了得过且过的老头子生活。

黄濑和自己很像,青峰有这种感觉,但黄濑遭受的现实打击比自己要惨烈得多,因为青峰自己还能主动逃到这个角落来,而黄濑无处可逃。

左手边摆着今天要归档的卷宗,确切说是拖延了很多天的黄濑事件报告,青峰看了一眼,掏出手机。

逃避啊。青峰滑开解锁,打开邮箱。

每个人都在逃,有些人知道自己在逃什么,所以走得快些;有些人并不知道该怎么走,迟迟无法迈出下一步。

青峰本来就没太多联系人,这段时间之后黄濑自然就排在了最上面。左手拿着笔一下下敲着桌面,右手对着邮件内容删删改改,最后只是说了句:快点把脚伤养好跟我打球,无聊死了。

桌子前来了个人,青峰迅速按下发送键把手机放进口袋,正要抬头,来者的口袋里同时也发出提示声。

“黄濑?”

“小青峰你找我?”黄濑盯着自己的手机。

“没什么,就是想说你脚好了一起打球去。你脚好了?”

“我这么年轻,这种伤很快就能好。”黄濑笑着递过手中的纸袋,“对了,小青峰,这是谢礼!”

袋子不重,接过时感觉到里面东西很软,像是衣服一类的,把衣服整件拿出来之后青峰愣住了。

“怎么样怎么样?”黄濑弯腰凑了过来,表情里是满满的迫不及待。

“这是我高中的篮球队服!”

“我知道。”

“你哪里弄来的?”

“你们学校居然要回收队服,这点记忆也不留给你们。”

“你从哪里弄来的?”

“不过一输入你的名字就出来很多结果呢,当然你参加高中篮球赛的照片也有很多。按照图片做一件衣服对我来说完全不成问题。”

见青峰只是呆着盯着衣服,黄濑很是得意地继续说着,从青峰自由奔放过头的球风到最大爱好居然是看小麻衣写真的事情上。要不是青峰即刻制止,接下来自己要被暴露得底裤都不剩一条。

办公室其他人已经都处于闷笑着看好戏的状态,青峰啧了一声,指着衣服:“这里。”

“啊?”

“你用的红色比我以前穿的颜色要深。”

“我觉得这种深红色更好看。”

“这有什么区别啊。”

“设计师的眼光!”黄濑站直了身子,这架势就像是面对胆敢向自己发出质疑的愚蠢学生。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随后青峰不是非常情愿地说了句:“谢啦,黄濑。”

“不客气,小青峰。”

“那个,周末有人找我打街球,你要不要一起来?”

这句话让黄濑睁大眼睛,整个人本来就是浅色系的,精神起来就像是全身都在闪闪发光:“当然!小青峰!什么时候!哪里!我要带什么吗?这次我一定会赢的!”

青峰忙摆手:“急什么,还没定呢,定下来告诉你。”

“一言为定!”

黄濑离开时看上去又期待又紧张。但实际上青峰才是没底的那一方。已经很久没人来约自己打球。自从火神从学校毕业去了消防局之后就常常忙得抽不出时间来(虽然更多时候是去本地学校作消防知识科普巡游,在一大群小孩子中间打开灭火器对着火盆按下开关;无论多少次小朋友都会兴奋不已,尤其是在一小撮特别顽强的火苗在挣扎多次终于被扑灭之后),经常是打电话过去约战,接电话的却是黑子,礼貌地告诉他[请允许我郑重拒绝,火神君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

青峰倒是相信,如果是火神接电话一定会一脸不爽地直奔球场。

不过人数似乎有些不够,青峰正要问黄濑能不能把他那个个子特别高的绿发朋友给叫来,手机在他手里震起来。

[我可以叫上小绿间和小高尾吗,小青峰?]

青峰托着脑袋,笑了。

 

街球当天先是变成了一场混乱的认人大会。青峰高中时跟火神有过多次较量,没想到火神跟绿间也曾是互相看不顺眼的对手,两人毫不低调地在那边互相较劲,虽然在旁人看来更像是小学生之间的赌气。

高尾捧着肚子已经笑得说不出话来,黑子不时看着手机,似乎是在联系谁。

“还有人?”

“赤司君这几天正巧在这附近办事,所以我想把他也叫过来。”

“叫个鬼!他来了还有打球的意义吗?!”

黑子没有理青峰,继续回复邮件:“他说过来看一眼没有问题。”

黄濑搭着青峰肩膀小声问他:“这个小孩子也会打球?”

“会,而且阿哲不是小孩子,比你厉害多了。”

“谁信!”

“某种意义上比我还厉害。”

黄濑笑得一脸嘲讽,用拇指指着背后的黑子:“我现在可以找他单挑吗?要不要让他四球?”

“跟哲也单挑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赤司不知何时出现,已经站在他们身后,三件套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想必也是刚刚从工作中出来,手上还拿着来不及放进去的文件。

黄濑不罢休地追问为什么,赤司没有回答,而是转向青峰:“大辉,新队服不错。”

“啊?”

“红色部分和以前的不一样。”

“哦。”青峰随手把身旁的金发小子揽过来,“这位黄濑凉太设计师同学给我的谢礼,虽然我是没觉得有什么区别。”

听到黄濑凉太的名字让赤司有些眯起眼睛。这时候球场上火神在大声喊着让他们过来打球,赤司表示他没有多少时间,不过想先跟黄濑聊两句。

青峰一脸疑惑地盯着他们,黄濑看上去也是相当迷茫。不过两人都照做了。

“我说,你的衣服颜色比以前要好看了啊。”回到球场上时火神突然说了一句。

“你给我闭嘴!”

 

当天街球结束之后黄濑的状态就变成了“小黑子~~~”

大概是这辈子第一次见到有个大活人在篮球场上打着打着就消失不见。

黑子并不擅长应对黄濑这种肢体语言泛滥的类型,他有些皱眉,只顾同火神讨论晚饭内容,对于黄濑没有任何回应。最后青峰终于看不下去了,揪着黄濑领子把他从黑子肩膀上强行分离开。

“小黑子!!!”

手上的劲加重了些:“回去了。”

“你这是嫉妒!”就算是被青峰向反方向拽走,黄濑还是在不依不饶地喊着,“因为我跟小黑子分到一队打比赛。”

就算是SAT训练里也没教过怎么对付黄濑这样的家伙,青峰觉得自己都快炸了:“你的脚没事了?少乱来。”

“早就好了!”

“万一又习惯性地崴脚了?”

为了补偿被自己蛮力扯得有些变形的黄濑衣领,青峰去便利店买了瓶宝矿力丢过去,看在黄濑没有一脚把瓶子踹回来的份上,青峰姑且认为他们这样就算是和好了。两个人没说话,这种安静的状态一直保持到黄濑公寓楼下,青峰正要挥手告别,背后的黄濑叫住他。

“怎么?”

黄濑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青峰格外耐心地多等了一会儿,最终也只是等到黄濑咧嘴一笑:“下次还要一起打球啊,小青峰。”

“就这样?”青峰感觉得出来,这绝不是对方现在唯一想说的事。

黄濑的笑容僵住了。很显然他在费尽心思考虑如何开口,考虑得太艰难以至于青峰都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去往他脑袋上揉了一把:“不想说就别说,我不会逼你。”

黄濑开口前渡边太太惊慌失措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上传过来,两人同时后退了一大步。“啊呀,警察先生,你终于来了啊。”她扶着楼梯慢慢下楼,一路不时抬头看看黄濑,又看看青峰,走到楼下时表情竟变得有些不怀好意:“怎么,我妨碍你们好事了?”

“没有没有没有。”青峰看了一眼黄濑,对方居然有些脸红,不禁心里骂了一句,这下一时半会儿是说不清楚了,只能迅速转向渡边太太,“为什么说‘我终于来了’?发生什么了?”

“啊?青峰?你今天不是休息吗?”

身后楼梯上是快步赶来的野口先生。

 

tbc.


废话一句,写第一章的时候还在担心着毕业的问题,现在已经成一条累死累活的工作狗了……一年多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不过写这篇的主旨并不会改变。不出意外四章可以结束。我会写下去的。

标签: KnB青黄
评论(2)
热度(11)
< >
[WE MUST REINVENT LOVE]
ID:stigmatized
偶尔写文翻译
< >
© 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