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高绿] [一点也不BE的] BE三十题

BE三十题

 

迟到的和哥生贺

一点也不BE的各个故事间没什么关联的无脑逗比三十题

原作设定有,未来设定有,私设有

“なのだよ”表示为“唷”

感谢监督和宫地前辈客串出场

本节目由晨间占卜独家赞助播出

 

 ————————————————————————————————

 

[0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小真你为什么不加入秀德!东部王者哪一点不值得你的垂青!虽说去年只拿到了季军,但证明我们已经从最低谷走出来了,况且转会费都已经被经纪人接受了……啊,难道是工资的问题?可是球队才刚摆脱负债现在就让我每年给你拿出三百万以上的工资也太……”

“别擅自在游戏里捏造剧情唷高尾!”

 

注:FIFA里有创立球队球员的模块,既然都是EA的游戏,NBA系列里也应该能……吧……?

 

 

[02] 反目成仇

 

“我说高尾,你和绿间两人最近怎么了?就算再有什么不愉快也要学着别把情绪带到球场上来。”

“我无能为力啦监督。只是该死的晨间占卜说这周巨蟹座都必须避开水象星座才行。”

 

 

[03] 终其一生的单恋

 

高尾曾经这般打算:如果他猜拳能够赢绿间就告白。当然,赢下连在猜拳上都极尽人事的绿间简直是在说笑,所以也就成了只属于高尾一个人的笑话。

一直到合宿时对着那仅有一张的优惠券而剪刀石头布相加时高尾又想起了这个计划。尤其是当绿间放下幸运物摘下眼镜以尽人事的姿态准备去赢得失利的时候高尾突然觉得他的人生应该分成两部分,而单恋的那一部分即将被撕去。

 

注:尽人事待失利的部分出自官方PSP游戏剧情。官方真·大手。

 

 

[04] 分手

 

“我们结束恋人关系吧,小真。然后希望你能够以家人的身份,这辈子都站在我身边。”

 

注:理解为[我们的恋情走到了尽头,请你右转走进我的户口本里吧]

 

 

[05] 与爱无关

 

“我选择高尾的原因同感情无关,只不过因为他是个非常好用的仆人以及有时候还是个可以信赖的队友并且能够满足必要的人际交流加之其对于星座占卜之类的并不怀有过于强烈的排斥还有……当然我之所以决定接受他的告白还是因为我们的星座相性不错。当然,我只是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唷。”

“……小真,如果你更直白点我会更高兴的。”

 

 

[06] 报复

 

高尾打开了据说是花了绿间一下午时间精心制作的便当

“唔,红豆饭,红豆大福,年糕小豆汤,红豆羊羹,铜锣烧……果然是红豆馅。喂喂,为什么连纳豆里都有红豆啊!”

“这是对于你上次竟敢在我的便当里放泡菜的报复唷。”

绿间推上眼镜,一脸正直,恶意满满。

 

注:上次故事的坐标→[09]杀了你

 

 

[07]七年之痒

 

那天早上高尾意外地醒得比绿间早,他向自己的恋人探身,用长出些胡茬的下巴蹭着对方,直到后者有些恼火地醒来,没有戴眼镜显得有些凶恶的眼神盯着面前一脸纯良微笑的罪犯:“高尾,你在干什么唷!”

“七年了,痒吗?”

绿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抓着对方的肩膀,同时迎上脸,用同样细碎的胡须擦过高尾的脸颊。

“你觉得呢?”

 

注:其实脑子里最初想的是绿间用眼睫毛戳,但是总觉得有浓浓的pervert味道。

 

 

[08] 错过一世

 

告白之后高尾才意识到同绿间交往最困难的部分绝对不是迈出第一步。

作为一个身心健全并且恋人就在身边每天换衣服洗澡的高中男生,不会想到其他方面去才真是见鬼了。什么,你以为他们只差上本垒?别开玩笑了!唯一一次偷袭一般的吻都是以高尾整个人遭到背摔而告终。

“都跟你说了这周我是不可以和水象星座靠近的唷!”

高尾揉着脖子,想着他这辈子都没有想过自己的情敌居然会是某个电台节目。接着他想到,大概在晨间占卜允许之前,自己将注定以DT的形式同恋人共同走完可悲的一生。

 

 

[09] 杀了你

 

“虽说绿间那家伙说话态度一直不怎么样但是扬言要杀了你还是第一次啊,高尾。你怎么他了?”

“欸……鬼知道在他便当里放泡菜是绝对禁止的。”

“啧,听上去绿间那家伙还真过分啊。卧槽,高尾,你在吃什么可怕的东西啊,这是什么?这么厚一层全是泡菜?下面?泡菜炒饭?”

“嘛,这就是原本给小真准备的便当。”

“……杀了你哟。”

 

 

[10] 一直都是骗局

 

“小真,我早就有这种觉悟了,一旦交往之后我就必须告诉你我的最大秘密,那就是我可以预测剪刀石头布的结果。所以之前每次输给你都是我主动利用本能所作出的选择,自然跟小真你的幸运什么的无关……喂,小真,别走啊小真!我是认真的,要不要现在猜拳试试看!你接下来一定会出……别跑啊小真!……”

 

 

[11] 抱歉,我不认识你

 

高尾曾经心血来潮地把留海放了下来,细碎的姿态居然同绿间的额发有几分相似,于是被全队嘲笑为情侣头。当然不出意外,只是换来了绿间的嫌弃和无视。

不过也只有当加练完毕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更衣室里绿间会扯过高尾的领子同时笨拙地试图把留海分开:“听着,没有中分的秀德,就不再是秀德了……给我好好整理头发,我绝对不承认不是中分的你唷。”

大概从绿间正经不足尴尬有余的脸色和语调中高尾第一次意识到绿间其实是个中分控的事实。

 

 

[12] 无爱抑无恨

 

恨?现在对小真也算不上恨就是了。就算是中学的那场比赛也总是要忘掉的吧,这样才能向前走啦。而且,走到现在,同小真在一个球队之后也看到他真的是个勤奋的天才,又那么值得信赖,虽然有时候还是不理解他,也会有想揍他的冲动,不过恨?免了吧。

……

爱?噗……哈哈哈哈哈哈,抱歉,哈哈哈……喜欢都说不上你还说爱,哈哈哈……那你问我为什么每天都要留下来看他加练?什么嘛,明明我留下来也是为了加练的好不好,虽然怎么拼命都还是达不到他那种地步就是了。不过看着他投篮的样子心里就是能够莫名地安静下来。好了好了,不多说了我要去加练了,我还要让小真对我刮目相看呢。对了,要不要一起来看小真投篮?动作超——美的,保证你看一眼就喜欢上!……欸?不要?好吧,你亏了~唷~嘿嘿~

高尾抱着球跑向只剩下另外一个人的球场。

距离高尾坠入爱河还有不到半小时的时间。

 

 

[13] 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交往之后绿间对高尾的又一个硬性要求就是球场上不可以表现出过于亲密的举动。于是篮球就成了比赛时唯一能够联系他们的东西。然而不需要太多肢体语言,他们只是简单得就能够读懂对方的意图。

当然后来绿间还是无意识地让高尾钻了空子,然而绿间告诉自己,毕竟是能够在高中的最后拿到一个久违的冠军,拥抱真的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毕竟当时绿间也是将高尾抱紧,用落在头发上的轻吻诉说着自己的快乐。

 

 

[14] 从未相遇

 

偶尔绿间会希望从来没有遇到高尾。

但是就在二年级他们分到不同班级的第二天,他望着面前那个陌生的棕色卷发,还是皱紧了眉头。

尚未过正午,在自己的座位上写作业的绿间感觉到面前多了一个饭盒,花纹颜色他非常熟悉。

“高尾……”

“嘛嘛,我觉得小真一定是想我了,在教室里坐着都能够感觉到小真的寂寞电波一个劲传到我这边来,所以当然必须要抓紧一切可能的时间来陪伴小真啦。”

“谁寂寞了唷!”

此刻绿间就非常希望可以从未遇到高尾,这样他就不用找什么站不住脚的借口去掩盖脸上的热度。

 

 

[15] 无知伤害

 

“我说绿间,你又怎么惹到高尾了?”

“我只是摸着他的脑袋说高尾,你也只有从身高上来说还算可爱。对于我这样的夸奖高尾居然表现出反感和敌意,实在是不可理喻唷。”

“也只有你这种高度的家伙才会这么伤其他男人的自尊了吧。”

“但是前辈你难道不觉得高尾的确非常矮小,某种意义上的确称得上可爱吗?”

“……秀恩爱捏爆你们哟!”

 

 

[16] 我们都老了

 

那一年的高尾和绿间都已经三十五岁,虽说也可以再拖延一阵子,作为俱乐部的精神领袖再拿几年的板凳养老金,不过高尾首先表达了退役的意愿,而绿间很快也顺着一并发表了退役声明。

最后一次的他们在秀德训练馆来了一次小型三对三,很多认识的人都来参加这场表演赛;来的都是那批轰动一时的球员,引人注目程度不亚于之前任何一场正式比赛。最后一球是绿间完成的三分,中规中矩的四十五度空心入网,助攻来自高尾。进球和动作都和过去一样漂亮,但已清晰可见的抬头纹表明他们都已经不再年轻。

不过在接到高尾传球时绿间恍然有了种回到过去的错觉——那个家伙穿着橙色的队服,不必回头就知道自己在哪里的精准手感,从不吝啬对自己说“好球”,笑容永远年轻。

 

 

[17] 如果当时……

 

“呐,小真,如果哪天我没有告白的话是不是就彻底没希望了?”

“所以说你不行唷,高尾。哪天巨蟹座的幸运事件是告白或者被告白,所以就算你当时胆敢退缩我也一样会尽人事的。”

“……请不要总是把别人当幸运道具,小真。”

 

 

[18] “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听到这句话从绿间口中说出来之后,高尾紧握着的手最终还是松了下来:“也不算出乎意料呢。所以说我永远都做不到吗?”

绿间没有回答,因为答案太过于明显。

“那我决定了!”

高尾再度攥紧拳头。

“我也要成为晨间占卜的主持人!”

 

 

[19] 痴人说梦

* 高尾在诚凛,绿间在秀德的脑洞。

 

诚凛高校天台

“高尾和成!告诉我你今年的目标是什么!”

“爱情和事业!”

“……说人话!”

“打倒绿间真太郎以及把上小真!”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通过了!请记住,如果不能打倒绿间你就等着全裸对你的小真告白吧!”

其他人窃窃私语这个小真究竟是谁,但一直到与秀德正面扛上的时候诚凛各位才意识到绿间真太郎和小真都是那个秀德的绿发怪物。

如果全裸告白的话……

看着勾肩搭背乐此不疲的自家PG和恨不得分分钟用篮球砸爆对方的敌家SG,众人脑海中不约而同地都出现了某种打码的,血肉模糊的场面。

“我说,就算是为了高尾的生命安全我们也要赢啊……”

之后,他们赢了个爽[并不

 

 

[20] 玩笑而已

 

“高尾,我再也不需要你的传球了。”

“……虽然知道这是晨间占卜的要求,但是听你说出口果然还是非常想揍你呢,小真。”

 

 

[21] 梦里的圆满结局

 

感觉到脸上的温度,高尾睁开眼睛,对上那双绿色的眼睛。他眨了眨眼,接过绿间的手起身。

“我梦见秀德夺冠了,小真。”

高尾的声音还带着一丝尚未完全清醒的无力,音调却洋溢着平日也很少听到的灿烂。

“你投进了最后的那个三分球,最后我们以一分的优势逆转夺冠。一切都太真实了,小真,整个体育馆都是秀德的橙色。你在笑,也在哭,小真。”

绿间只是将外套盖在他脑袋上,眼角还有些泛红:

“笨蛋,快穿好外套回到球场上去,否则你就要错过秀德的冠军颁奖仪式了唷。”

 

 

[22] 厌倦

 

“如果要将高尾作比较?或许三分球比较合适唷。”

“首先必须声明一点,我对于三分球并没有特别的偏好,就如同我对于篮球的态度一样。……没错,训练只是我认为有必要而已。将态度放在一边,至少我非常讨厌输球,尤其是不尽人事而输球的这种可能性。有太多东西并不是我们所能够掌控的,然而在自己做好准备之前就对结果进行抱怨实在是可笑至极唷。……是的,可以这么说,同高尾交往也不过是我尽人事的态度而已。尽管我并不否认,如果没有高尾,有些方面可能会充满麻烦唷,虽然他本身也足够称得上是个麻烦。”

“另外一点,这两者,我是说高尾和三分球,都很难让我感到厌倦。就目前而言,无论是入篮的声音还是高尾蹬板车的声音,我都已经非常习惯。”

 

 

[23] 粉碎性自尊

 

在没有人的篮球馆里高尾曾经试着从中圈投篮,当然结果太过离谱他都没有勇气再试第二次。

球滚到墙边停了下来,高尾坐在中圈,想起在那个同样位置出手的绿间,当时他脸上的表情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每个球看上去都轻松而又沉重。这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差距啊,高尾忍不住会这样想,接着起身,继续自己的练习。

这种挫败感或许能够对中学时的高尾产生粉碎自尊心的效果。

不过在高中同一个场地上无数次从背后看到那个身影投篮出手,球漂亮地空心入网,撞击声在没有他人的篮球馆内回荡的时候高尾想,啊啊,果然有太多事情我是永远不可能做到的,所以我必须尽我的职责,同时为小真送上最舒服的传球,把最大的可能性交给我家天才的王牌大人。

 

 

[24] 多余的人

 

“高尾!你太多余了唷!”

“就算是小真说出这种话我也会哭的唷!”

绿间额头青筋暴起。

“在我投篮的时候还抱着我的腰的人居然有脸说我过分?!”

 

 

[25] 相思相忘

* 合宿如果是双人间上下铺就好了~

 

“小真,为什么不回我短信!这么快就不承认我的存在了吗?”

“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回复你那愚蠢的短信唷。另外,我完全不明白你发短信的意义何在!”

“因为我想你了,小真。”

“但是你现在明明就睡在我下铺!”

“欸?难道这是小真邀请我上去的意思吗?”

“闭嘴唷高尾!”

“那我就不客气了!”

“喂……”

 

 

[26] 生离死别

 

高尾在BJ联赛里撕裂膝盖韧带没过几小时就接到了绿间的信息。

“医生说再严重点这辈子就别想再打篮球了。”

高尾在skype上轻描淡写地说着,两边人都叹了一口气。

也只有站在高尾身边如此之久,并且经历过同样伤病的绿间知道,这样的事对于热爱篮球的他们而言都近乎是一场与生命的诀别。

 

 

[27] 到死都没有说出口的……

 

欸?到死都不会对小真说出口的话?……嗯……果然还是那句,你这家伙的真的不是机器人吗?没有什么内置投篮程序?或者你体内安了什么精确制导仪器?果然你投篮时也在通过计算风速湿度来调整出手的吧,或许还要加上球场的风水?我想知道你为了三分球还能够进化到何等地步。对了,小真,什么时候进zone?

 

 

[28] “请回头看看我”

 

“小真小真,你刚刚怎么不回头看我!我可是突破三人上篮得分的啊!”

“反正你肯定会进的唷,我没有回头看的必要,倒不如开始回防。”

“嘿嘿,也是呢。”

“而且两分球在我眼中没有存在的必要。”

“……”

 

 

[29] 撕毁梦想

 

“你做不到的唷,放弃吧。”

“可是……啊!”

绿间为高尾缠上最后一圈胶布,撕扯动作毫不留情,让高尾吃痛地呲牙咧嘴一番。

绿间一句安慰也没有,起身:“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为了这样幼稚的想法而断送篮球未来。”

“可是赤司他……”

“你不是赤司,你无法完成扣篮。我不知道你还抱着怎样滑稽可笑的念头。”他将黑发少年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扶着他缓缓走出医务室,“不过我能告诉你的就是,如果要在赤司的传球和你的传球中选择一个,我一定会选择后者。”

 

注:看过一个分析贴说赤司那样身高强行扣篮极有可能导致肌腱损伤。很多意义上真的感觉篮球并不是那么公平的运动,每个人只能扮演好自己在球队里的固定角色。不过能够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也不是太多人能够做到,所以觉得高尾真的也是相当了不起。

 

 

[30] 无爱者

 

绿间告诉高尾自己被确诊为情感冷漠症时后者只是接过他缠着绷带的手迅速而轻巧地落下一个吻。绿间对这突然的行为还是感到些意外,却也并未抽回手,看着高尾的眼神里冷漠多于疑惑。

“好巧,我可是被诊断为感情过剩症。”绿间的表情让高尾非常满意,他笑了,“不过我觉得和你分享听上去不坏。”

这无异于一场赌博。高尾清楚,就像是用完全张开的手去接泉水。结束似乎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一直到很多次之后的某一天,换做绿间将高尾的右手举起来,事实证明这是个与温柔或者激情完全无关的吻:高尾的指关节撞在对方牙齿上,这更像是一种笨到家的迫切证明。

“从头学还来得及吗?”

那之后高尾也无数次想过离开,但是每次当绿间拽住自己手的时候,高尾觉得自己还是输了,同一开始一样,彻彻底底败给了那个基础为0的初学者。



Fin.

标签: 高绿KnB
评论(5)
热度(46)
< >
[WE MUST REINVENT LOVE]
ID:stigmatized
偶尔写文翻译
< >
© 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