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高绿] The Riddle (3/?)

The Riddle

 

高绿


Never Let Me Go paro

有点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的意思

OOC+BUG抱歉

 

 ----------------------------------------------------------------------------------------


5.

绿间在看护实渕玲央时得到了高尾的消息。

实渕刚刚结束了第二次捐献,他的大部分肝脏被切除。手术很顺利,医生送实渕过来的时候这样告诉绿间,切口出血量控制得很好,等他恢复之后就可以考虑继续进行第三次捐献。

 

“手术很顺利意思就是我们可以很舒服地去送死。”

宫地最后一次捐献前对绿间说。第一次捐献结束后宫地的暴脾气把原先那个看护直接骂走。最后医院方面不知道从什么渠道找上了绿间。或许绿间并不适合看护,但至少他还能勉强对付宫地。虽然这过程有些像是在单方面的还账,宫地毫不吝啬地把在农场受的气连本带利甩在绿间脸上。当然最后绿间原谅了他,就像在农场时,无论如何宫地还是会原谅绿间。

第一次捐献取走了宫地的肾脏,手术不算成功,之后伴随严重并发症,宫地彻夜无法入睡,绿间也是一样:不过同样的,他能够听到前辈的抱怨逐渐开始变得无力,不只是镇痛剂的作用,绿间后来也感觉到,一旦捐献开始,他们作为人的那部分生命力便不足以填补作为非人类的这部分遭遇。

“希望他们下次把这该死的活弄好一点,或者干脆弄死我算了。靠,弄得半死不活的算什么啊?啊啊啊真想碾爆那群没用的混蛋。死了算了。”

宫地不会有任何温柔的期望,他只会用自己的脾气无望地对外界进行直接攻击。

第二次手术很成功,心脏和两瓣肺叶被完整取出,医生们忙着将器官放入低温保存箱送往被需要的地方;而宫地被孤独地留在手术台上没有再醒过来,这个让他一直窝火的世界最后也算是遂了他的愿。

 

“对了,今天见到了一个很好的男孩子呢。可惜也是被送去动手术的。”

绿间会听实渕说话,虽然很少发表评论。他先前不曾料到除了高尾之外还会有如此多话的人,不过不同的是高尾会给绿间以安静的时间,而实渕显然不会。不过绿间也怀疑这不过是死前心境所致:你总会想要留下什么,所以你只能不停地向着周围任何可能的容器倾倒着自己,并且希望哪怕是一点点也可以继续传递下去。

绿间并不擅长这种角色。然而至少实渕在宫地之后立刻出现也让绿间不再有时间去产生类似悲伤或者恐惧这样多余的情感。

“那个男孩子第一次就要捐献眼睛,真是有点遗憾。因为他的眼睛特别漂亮,是橙色的。”

绿间抬头,实渕说话的时候并未看着自己,而更像是抬头在回忆中描摹着那个陌生人的样子。绿间想知道实渕脑海里的那抹橙色是否与自己记忆中的有所相似;当然,任何人的感受都不会同绿间相同——没有人会像绿间那样地去看着高尾:“不过他说,只要别夺走小真的眼睛就好了。他还笑着说,不过想想那家伙视力那么差我就放心了。

“我问他小真是谁,他说小真是他存在的理由。”

 

 

6.

晚些时候绿间终于找到了那间病房。房间里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单眼皮青年,他坐在床边正在一本本子上迅速安静地写着什么。

至于高尾,他很不好,因为绿间听到他正在一遍一遍地喊着自己。

“小真……小真……”

年轻的看护注意到绿间的到来,起身:“请问……”

绿间举着手中的看护证,眼神并未离开病床上的高尾。那名看护大概还想说些什么,却无法不注意到绿间的眼神:他看着病床上那个已经不再完整的人,表情却像是在看着一个崭新的完美世界,无法移开视线。

 

同宫地相反,手术后的高尾很容易就安静地休息下来,就如同是先前的日子里说了太多太多而现在终于有时间可以停下来。

绿间害怕这个暂停会变成一种永久的死寂。

他通常会在约定时间提前十五分钟向实渕告别离开。实渕对于绿间的打算颇为惊讶,不过原本看护高尾的伊月俊也是个很不错的家伙,所以交换一切顺利。接着绿间会走到另一幢楼里,总是带着一把年纪声音的电梯缓缓将他带向四楼,这时候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左右,如果伊月还在同高尾说话绿间会在门外等着,听着,一直到伊月有些催促似的让高尾睡下。

“他就交给你了。”离开前伊月总会在绿间肩膀拍了一记。

高尾总是不用很长时间就能入睡,这同他在秀德时的习惯一样。绿间盯着他睡着的样子,极度偶尔地,会在确认不至于吵醒对方的情况下吻高尾的额头或者嘴唇。高尾的皮肤上有药物的味道,绿间觉得他尝起来就像是死亡。

高尾的恢复状况算不上好,却倒也足够进行下一次捐献。绿间看着那个圈出来的日子一天天接近,只觉得全身也开始幻觉似的疼痛起来。有时候疼痛如此真实,令他全身颤抖难以呼吸。


“很疼吗?捐献?”

实渕笑着看着绿间:“你说呢,从你身体里取走原本属于你的东西。”但很快他又像平日那样,催促着开始问些高尾的事情。

一开始实渕问过绿间是不是去看护那个可爱的橙色男孩,绿间点头,而后实渕又问了些高尾现在的情况,绿间一一回答,无论怎样的内容,只要在绿间能够回答的范围之内都是巨细无遗。那时候实渕即将要进行第三次捐献,他一直说自己这次是绝对撑不下去了。绿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最后只是尽力地让实渕眼神里的某些东西不至于完全暗淡下去。


tbc

评论(11)
热度(9)
< >
[WE MUST REINVENT LOVE]
ID:stigmatized
偶尔写文翻译
< >
© 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