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东西] 短打*2

送给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 的毕业礼物。

年龄改变有

OOC & BUG抱歉

我不会写东西了,以上。_(:з」∠)_

 ------------------------------------------------------------------------------------

Side:Like


结束的那天像一场梦。

你梦游一般地跟着一群学生走进礼堂。坐在台下,听着菅原作为学生代表在台上发言,菅原清亮的声音在你听来却如同隔着厚重的体育馆大门;又像是那种在球场上最关键时刻全神贯注时,周遭的一切会变成不那么恼人的白噪音。

那么此刻的你正在专注什么?

 

随后是习俗一般的樱花树。曾经你很羡慕那些在毕业之后穿着略薄的衣衫哆哆嗦嗦地拍照、告白、抱头痛哭的前辈们,樱花在他们头顶上盛开,阵风带起的漫天花瓣会引起女孩子们的惊呼。你也曾经想过如果是自己的话,大概在这种状况下是会哭的吧。

玻璃心,他们总是这样说。

等到你们毕业的时候樱花并没有盛开,仅有的一些花瓣混合着树干的颜色和略有些昏暗的天空在你眼中杂乱成一片。阳光并不强烈,却让你觉得眼睛不很舒服,但是你不想哭。

 

接着你听到了他的声音。

的确,西谷总是喜欢高声喊着,无论是旭的名字还是那些鼓励或者有意无意的批评鼓励。有时候旭怀疑那不过是他自己的心理在作祟,因为在球场上,当周遭变成一片白噪音之后,西谷的呼吸声依旧清晰。

这才是真正让你在球场上冷静下来的原因,知道乌野的守护神就在自己身后这一点让旭无比安心。

西谷喊着你的名字,那三个简单的音节几乎让现在的你即刻醒来,或者说在现在的你听来只有西谷的声音是清晰的,因为那是唯一正确的频率,一旦接通就会让你松一口气。

过去的安心是因为对方就在自己身后。

现在的安心是因为自己就要离开对方。

 

他们都过来了,排球部的后辈们,有几个人哭得稀里哗啦,大概是田中和日向。日向用抽泣的声音说着感谢的话语,之后插话进来的影山也有些吸着鼻子;月岛和山口红着眼睛向你们鞠躬,这让你觉得眼睛开始发酸,但是你哭不出来。

之后的西谷也同样没有控制住情绪,当他哭着喊出你们三年级人的名字时,你觉得那是你一直在等待的时刻,然而真正到来的时候心情却意外平静,你轻轻揉着后辈们的头发,甚至给了西谷一个拥抱。对方小小的身子在你的怀抱中正合适。

和你无数次想象的一模一样。

 

“果然我还是最喜欢旭前辈了!王牌最高!”

你睁大眼睛。

你们在球场上打了最后一场比赛,分组时西谷立刻跑到了你的身后。在你完成一次进攻之后他扑上来同你击掌,接着再自然不过地说出了这句话。

这并不是第一次,球场上的西谷总是会无心说出这样的话语。菅原曾经对你说西谷只有在对你的评价中用过‘最喜欢’。有时候你会相信,大多数时候并不。

现在你选择相信这句话。因为这一切都要结束了;最后的欺骗已经算不上欺骗,因为它的时效太短。

等到比赛结束,你同所有人一一击掌的时候你已经快要忘了这句话。

 

[东峰同学。]

你被一个陌生的称呼所叫住,要不是对方急切地在你身后喊了好几遍,你恐怕完全没有意识到那是自己。你习惯于[旭]这个称呼,无论是泽村大菅他们的[旭]还是西谷一直都习惯的[旭前辈]。

你有些迷茫地看着面前这个女孩:你并不认识她,大约和西谷差不多的身高,同样瘦小的身板,然而你知道西谷很结实,是那种无论摔倒多少次都能再爬起来拯救整个球队的类型,是个男孩子;同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完全相反。

你听得一片模糊,不确定对方究竟说了什么,除了最后那个[希望能够得到东峰同学第二颗纽扣]的请求。

迟钝懦弱如你也知道那颗纽扣的意义。你轻声说了句抱歉。

随后女孩子也开始道歉。你几乎有些慌乱地想要安慰她,不过她后撤半步表示拒绝;她在竭力控制着表情,声音却是颤抖着,她再一次开口,再一次说着喜欢以及道歉的字眼,转身离开。

为什么要道歉,又为什么要哭?

因为喜欢?

那么为什么要喜欢?

你都不曾知道自己在他人眼中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现在他很想知道这个问题,西谷会如何回答。

 

至于自己,你想,答案太简单了。

想要了解一个人究竟怎样,不如先问他喜欢什么?

那么,东峰旭喜欢什么?

排球;

猪排拉面;

西谷;

球场上作为自由人的西谷;

球场下作为自己后辈的西谷;

就算是争吵也希望自己回到球队中的西谷;

总是咧着嘴笑的西谷;

拍着自己后背让自己挺胸的西谷;

高喊着[请再一次呼唤托球吧,王牌!]的西谷

……

喜欢女孩子的西谷。

 

曾经也有勇敢的女孩向你告白,当时你作为一米八的大高个反而只能手足无措地拒绝,最后甚至反而被那个女孩安慰了一通。西谷后来问你为什么要拒绝那个女孩:“因为那可能是这辈子唯一一个会喜欢旭前辈的女孩啊。”

你只能憨笑着,却很是认真地回答西谷说你不应该欺骗那个女孩。西谷不依不饶地追问为什么说是欺骗。你本打算敷衍几句过去,但西谷认真的表情让你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说谎。

“我有……我有一个喜欢的人,所以……”

当然西谷第一反应就是开始追问那个人是谁,你只能笑了笑,没有回答。西谷相当不满地撅着嘴,说着自己还不是都把家属带到球队来过了。

你想起西谷身边那个小个子的女友,在一次训练前西谷非常自豪地牵着她的手对排球队说着他们在一起的这件事。而那时候的你居然有些松了一口气。

 

西谷喜欢的是女孩子。

他是注定要离开的,这一点你一直很清楚:他进入排球部之后自豪地说着他来乌野的理由;他总是跟在清水身后;他有了第一个女朋友。

可笑的是就算是知道了这一切仍然无法阻止你喜欢上西谷。

更可笑的是你甚至已经不记得最初喜欢上的理由。等到发现时你看着西谷时脑子里就已经只剩下了[喜欢]。

喜欢到愿意就这样看着他离开自己。

 

你只是个胆小鬼,完全没有告白的勇气;所以当连告白的必要都没有了之后,最让你害怕的事情也就不存在了;所以你剩下的就只是单纯地希望西谷可以幸福。

你停下脚步,西谷在几步之后才回头,有些皱眉地看着你。

“但是那个人很幸福,我知道的,所以没有关系。”

“什么叫没有关系!至少要告诉她你喜欢她啊!”

“不,不必了,那家伙会很困扰的。”

“旭前辈怎么每到这种事情上就这么怂呢……”

“啊哈哈,因为……”

“啊,难道是洁子桑!”

“别乱猜!”

不过没错,你就是个很怂的胆小鬼,一直以来你都觉得只要看着就足够了。

一直到你看到自己失去了机会。

一直到你连看的机会也一并失去。

“不过旭你真是不行啊,如果是我的话,哪怕对方是个男的,我都会说的!”

你的心脏剧烈跳动了一瞬,那一刻你几乎以为自己会被撕裂开,以为那颗心会因为这句话而粉碎。不过没有。你盯着西谷,他仍然顾自说着什么,你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你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很想吻他。

在失去机会之后你想的依旧是喜欢。

 

等到你整个人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同泽村和菅原告别许久。你正在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着,不久之后你就要到北方去读大学,你有想过留在那里,在某个陌生的小地方继续做一个胆小鬼。偶尔地,你可以解开层层包裹的记忆,只为了能够再看一眼那个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小个子守护神。

这样想着,身后的世界就如同要逐渐消失了一样。

你没有回头,在下一个转角之前你停下,在路边坐下;你已经看不到乌野,手里除了卷进盒子里的毕业证书之外空空如也。你并没有得到什么,同样也没有失去什么。第二颗纽扣还在,并且永远不会失去。

因为你再也无法将那颗纽扣送出去。

你觉得自己现在至少不应该哭出来。

当你流泪的时候想,如果只是因为毕业的原因就好了。

 

 

 

Fin.

 

 ------------------------------------------------------------------------------------

可以看做前篇的后续。

灵感来自ちょこ女神的这张图→

一脚把我踹进东西的图。

 ------------------------------------------------------------------------------------ 

Side:Love

 

爱上一个人,会在脑海里先和他度过一生。

 *

最后他找到了你,在那个陌生的小地方,把你这个胆小鬼从自己搭筑的层层包裹中拽了出来。你打开门的时候他在门口对着你微笑,娃娃脸和依旧矮你大半个脑袋的个头让你恍然间以为那还是来叫你一起参加社团活动的那个西谷。

西谷是喜欢女孩的。在那你总是这样认为。一直到他重新出现在你的生命中,说着“我最喜欢旭了!”

这就是喜欢和最喜欢,在西谷眼中是如此干脆的两种概念。

 

你们的第一次接吻发生在第一次约会中。那次约会甚至严格都说不上是约会,因为百无聊赖的逛街最后变成了来到球场,西谷吵嚷着要练习托球。你挠着头发,无法拒绝。他笑着在背后推着你。你回头,看到他一贯的灿烂笑脸。

你不经思考,弯腰吻了他,这个吻小心而短暂,结束时西谷一脸[卧槽你刚刚干了什么]的表情,你当然立刻陷入了更深的慌乱。好在最后还是西谷先回过神来,红着脸把你往球场的方向用力推了过去。

这个吻你们等了太久。对于两个已经奔三的人来说。

你伸手过去握着他的手,他没有躲开。你们两人都很紧张,手握得太紧,流汗的手心带着几乎要烧伤的温度。即便如此,你们还是没有松开。

 

一切变得有些顺理成章,后来西谷会在你家过夜,于是又有什么事情将不可避免地发生。之后你们考虑搬到一起,离开这个显得有些拥挤的二十平的单人间。起初是某个还略显破旧的六十平公寓,以你们两人的经济实力所能达到的最好的那种。这样你们可以养一条狗,以及更加肆无忌惮的缠绵。

每个早上醒来你都会想着的是[爱],你已经能够将这种感觉同同高中时那无望的[喜欢]彻底区分开。而这个念头将一直持续到你们入睡。

再也不是一个人,再也不会分开。

 

到了三十多岁你们开始考虑领养一个女孩子,总是精力充沛这点很像西谷,却也意外地有点你的玻璃心。有一次你尝试安慰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她,最后却变成了父女两人都缩在角落里几乎抱头痛哭。好在西谷及时回来,给了你们一人一记手刀,一顿没什么营养却也总让人听得士气高涨的训话以及一个拥抱。不过实际上对于她而言,最好的鼓舞士气方法就是三个人出去一起打排球。每当打球的时候她的眼睛都闪闪发亮。

你们轮流送她上学,家长接待日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她有两个优秀的父亲。

再之后她会遇到一个男孩,当然如果是女孩也没问题。当他们十指紧扣的时候你忍不住想起你和西谷第一次牵手的时候。

你知道他们是幸福的。这种幸福与你们不相上下。

 

再过了平淡的很多年之后,等到你们老到再也无法独自行走的时候,对方的存在更像是一种扶持。你们之间的爱情早已不再如年轻时那般炽热,然而那份信任和感激会让所有人都羡慕着你们。

你们看着对方长出白发;看着对方的动作变得不再利索;看着对方不断开始遗忘着什么;看着对方变得陌生而熟悉。

“西谷?”

“我在,旭。”

“西谷?”

你一遍遍地念着那个名字,你觉得你已经看不到对方,只是在一片黑暗中感觉到和自己贴近的温度。

这种温度正在逐渐消失。似乎只有通过重复着那个名字才能证明对方并没有离开。

西谷怎么会离开,你们明明才走到一起。

然而没有人可以肯定结束会在何时到来。

 

“前辈……旭……旭前辈……”

你睁开眼睛,西谷就在你身旁,轻薄的被子盖在他赤裸的上身,你装作没有注意到你在那上面留下的证据。西谷看上去似乎有些担心:“你在哭,旭。”

你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意识到西谷是对的。他也伸手擦去你脸上已经有些变冷的泪水。

“你在叫我的名字,旭,梦到什么了?”

在梦中我和你度过了一生。这是在高中时我从来不曾想象能够发生的事;然而当这一切成为现实之后我也终于意识到无论如何我注定会失去你。 

那么在这个现实中,直到彻底失去之前我能做的也就只有紧紧抓住你。

你开口,伸手抚着他的脸:“我们结婚吧,西谷。”

放下来的头发让已经三十多岁的他看上去还像是个孩子,他的表情有些惊讶,但很快笑了。

“好啊,旭。”

 

 

Fin.


标签: HQ!!东西
评论
热度(27)
  1. 从不吃胡萝卜的牙膏兔(=゚ω゚)ノ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啦!!!好甜!!!一開lo就看到這個這兩天的疲勞一掃而空!!!謝謝老大!!!(贈送一記左勾拳表達謝
< >
[WE MUST REINVENT LOVE]
ID:stigmatized
偶尔写文翻译
< >
© 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 Powered by LOFTER